今天距离全面完成脱贫攻坚任务仅剩
首页>走进静宁>静宁方志

李陵答苏武书

发布日期:2019年01月20日 来源:县志办 作者:县志办

0

  李陵答苏武书

  子卿足下:勤宣令德,策名清时,荣问休畅,幸甚幸甚!远托异国,昔人所悲。望风怀想,能不依依!昔者不遗,远辱还答,慰诲勤勤,有逾骨肉。陵虽不敏,能不慨然!

  自从初降,以至今日,身之穷困,独坐愁苦。终日无睹,但见异类。韦韝毳幕,以御风雨。羶肉酪浆,以充饥渴。举目言笑,谁与为欢!胡地玄冰,边土惨裂,但闻悲风萧条之声。凉秋之月,塞外草衰,夜不能寐,侧耳远听,胡笳互动,牧马悲鸣,吟啸成群,边声四起。晨坐听之,不觉泪下。嗟乎子卿!陵独何心,能不悲哉!

  与子别后,益复无聊,上念老母,临年被戮。妻子无辜,并为鲸鲵。身负国恩,为世所悲。子归受荣,我留受辱,命也何如?身出礼义之乡,而入无知之俗,违弃君亲之恩,长为蛮夷之域,伤已!令先君之嗣,更成戎狄之族,又自悲矣!功大罪小,不蒙明察,孤负陵心区区之意。每一念至,忽然忘生。陵不难刺心以自明,刎颈以见志;顾国家于我已矣,杀身无益,适足增羞,故每攘臂忍辱,辄复苟活。左右之人见陵如此,以为不入耳之欢,来相劝勉。异方之乐,只令人悲,增忉怛耳。

  嗟乎子卿!人之相知,贵相知心。前书仓卒,未尽所怀,故复略而言之。昔先帝授陵步卒五千,出征绝域。五将失道,陵独遇战。而裹万里之粮,帅徒步之师,出天汉之外,入强胡之域,以五千之众,对十万之军,策疲乏之兵,当新羁之马。然犹斩将搴旗,追奔逐北;灭迹扫尘,斩其枭帅。使三军之士,视死如归。陵也不才,希当大任,意谓此时功难堪矣。匈奴既败,举国兴师,更练精兵,强逾十万。单于临阵,亲自合围。客主之形既不相如,步马之势又甚悬绝。疲兵再战,一以当千,然犹扶乘创痛,决命争首。死伤积野,馀不满百;而皆扶病,不任干戈。然陵振臂一呼,创病皆起,举刃指虏,胡马奔走。兵尽矢穷,人无尺铁,犹复徒首奋呼,争为先登。当此时也,天地为陵震怒,战士为陵饮血。单于谓陵不可复得,便欲引还。而贼臣教之,遂使复战,故陵不免耳。

  昔高皇帝以三十万众困于平城,当此之时,猛将如云,谋臣如雨,然犹七日不食,仅乃得免。况当陵者,岂易为力哉!而执事者云云,苟怨陵以不死。然陵不死,罪也。子卿视陵,岂偷生之士而惜死之人哉?宁有背君亲捐妻子而反为利者乎!然陵不死,有所为也。故欲如前书之言,报恩于国主耳。诚以虚死不如立节,灭名不如报德也。昔范蠡不殉会稽之耻,曹沫不死三败之辱,卒复勾践之雠,报鲁国之羞,区区之心,窃慕此耳。何图志未立而怨已成,计未从而骨肉受刑,此陵所以仰天椎心而泣血也。

  足下又云:“汉与功臣不薄。”子为汉臣,安得不云尔乎!昔萧、樊囚絷,韩、彭菹醢,晁错受戮,周、魏见辜,其余佐命立功之士,贾谊、亚夫之徒,皆信命世之才,抱将相之具,而受小人之谗,并受祸败之辱,卒使怀才受谤,能不得展。彼二子之遐举,谁不为之痛心哉!陵先将军,功略盖天地,义勇冠三军,徒失贵臣之意,刭身绝域之表,此功臣义士所以负戟而长叹者也。何谓不薄哉!

  且足下昔以单车之使,适万乘之虏,遭时不遇,至于伏剑不顾,流离辛苦,几死朔北之野;丁年奉使,皓首而归,老母终堂,生妻去帷,此天下所希闻,古今所未有也。蛮貊之人,尚犹嘉子之节,况为天下之主乎?陵谓足下当享茅土之荐,受千乘之赏。闻子之归,赐不过二百万,位不过典属国,无尺土之封,加子之勤;而妨功害能之臣,尽为万户侯;亲戚贪佞之类,悉为廊庙宰。子尚如此,陵复何望哉!

  且汉厚诛陵以不死,薄赏子以守节,欲使远听之臣望风驰命,此实难矣。所以每顾而不悔者也,陵虽孤恩,汉亦负德。昔人有言:“虽忠不烈,视死如归。”陵诚能安,而主岂复能眷眷乎?男儿生以不成名,死则葬蛮夷中,谁复能屈身稽颡,还向北阙,使刀笔之吏弄其文墨耶?愿足下勿复望陵。

  嗟乎子卿,夫复何言!相去万里,人绝路殊,生为别世之人,死为异域之鬼,长与足下生死辞矣。幸谢故人,勉事圣君。足下胤子无恙,勿以为念。努力自爱。时因北风,复惠德音。李陵顿首。

  题解:李陵(约前134—前74),字少卿,陇西成纪(今甘肃静宁西南)人。汉前将军李广之孙,当户(李广长子)之遗腹子。自幼习武,能骑善射,爱惜士卒,颇有祖风。汉武帝时官拜骑都尉,掌管羽林军。后带五千勇敢之士驻扎河西走廊,戍守屯边,教习骑射,防御匈奴。天汉二年(前99),请命出征,率领五千步兵,北行一月,深入匈奴浚稽山(古山名。约在今蒙古国境内戈壁阿尔泰山脉中段,土拉河、鄂尔浑河上源以南一带),被匈奴单于十万骑兵包围。李陵临危不惧,身先士卒,激励将士奋力死战。汉军以战车为营垒,以弓弩为叠射,连战十余日,转斗千里,杀敌过万,匈奴举国惊恐。终因矢尽道穷,兵败被俘。汉武帝听信谗言,以李陵不能死节,遂族灭其全家,其中包括李陵的母亲、弟弟、妻子、儿女。单于以李陵为壮士,又素闻其家声,遂将公主嫁给他,并封李陵为右校王,非常礼重。后元二年(前87),武帝死,昭帝即位,大将军霍光辅政,遣使召李陵归汉,李陵说:“丈夫不能再受辱!”于是终老匈奴。李陵在匈奴居处二十五年,和公主跖跋氏生养了几个儿女,余则基本无所事事,惟苟且其百死之身而已。

  苏武(前140—前60),字子卿,杜陵(今陕西西安东南)人。汉武帝时为郎。天汉元年(前100年),奉命以中郎将持节出使匈奴,因其副使张胜等欲趁匈奴内讧,密谋劫持单于母大阏氏归汉之事发,被扣留。匈奴多次威胁利诱,苏武宁死不降,遂被流放北海(今贝加尔湖,位于俄罗斯西伯利亚之南)边牧羊,扬言要公羊生子方可释放他回国。苏武历尽磨难,留居匈奴十九年持节不屈。直至汉昭帝始元六年(前81年),方获释归汉。苏武长期留居匈奴,啮雪吞毡,牧羊北海,幕天席地,受尽饥寒,加以思归无望,备受煎熬,去时年轻力壮,回来时须发尽白。他在匈奴娶妻生一子,名通国,后归汉为郎。苏武归汉后,官拜典属国。次年其长子苏元因燕王谋反案坐死,苏武也受到牵累被免官。数年后(前74),李陵在匈奴病死。同年,汉昭帝死,苏武因谋立宣帝有功,赐爵关内侯。苏武以不辱使命,深受宣帝优待及王公大臣敬重,享年八十余岁,神爵二年(前60)病卒。此时李陵已死十四年了。苏武死后,汉宣帝将其列为麒麟阁十一功臣之一,彰显其节操。

  李陵与苏武的故事流传千古,催人泪下。据《汉书·李广苏建传》记载,他二人本同朝为官,世为通家之好。苏武被扣匈奴的第二年,李陵兵败被俘(苏武的母亲于同年去世,也是李陵在汉时安葬的)。李陵初降时,忽忽如狂,自痛负汉,一直未敢去求访苏武。十年后(当为公元前90年),有一天,单于派李陵去北海劝降苏武,故人相见,百感交集,连饮数日,各叙情怀,劝降无果,遂洒泪作别。李陵自觉无颜面馈赠苏武,就让其妻赠送给苏武数十头牛羊。武帝死后,李陵又去北海拜访苏武,苏武闻此噩耗,向南大哭,竟至吐血,早晚祭奠,持续数月。昭帝即位数年后,匈奴与汉和亲,苏武终于可以归汉了。临行前,李陵设酒宴送别,祝贺苏武说:“今天足下回归,扬名于匈奴,功显于汉室。即就是自古竹帛所载,丹青所画,哪能超过子卿您呢!我李陵纵然懦弱无能,假令汉朝能够宽恕我的罪过,保全我的老母,使我能够‘奋大辱之积志’,或许可以有‘曹柯之盟’那样的壮举,这是我一直以来难以忘怀之事。谁料想汉天子族灭我李陵全家,做出人世间最难忍受的屠戮,我还要顾念什么?一切都结束了,只是让您知我心罢了!异域之人,一别长绝。”于是李陵起身,舞剑作歌,悲慨未已,泣下数行,就与苏武挥泪决绝了。

  苏武归汉后,曾写信招陵归汉。李陵回此《答苏武书》,揭露汉王朝对“妨功害能之臣”和“亲戚贪佞之类”宽容优待,而对某些有功之人则刻薄寡恩。唐代诗人陈陶有《陇西行》,慨叹李陵五千壮士的悲壮人生:“誓扫匈奴不顾身,五千貂锦丧胡尘。可怜无定河边骨,犹是春闺梦里人。”

  苏武李陵赠答诗

  小引:李陵在中国文学史上具有特殊的地位。他本身就是历代文艺作品中悲情人物的典型,同时这组《苏武李陵赠答诗》(简称苏李诗)作为汉诗中的经典,在文学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,然而其真实性也是历来饱受争议的。此外,李陵《答苏武书》,其真实性同样被质疑。唯一可以确定的作品是记录在《汉书·李广苏建传》中的《别歌》。苏李诗见于《昭明文选》、《全三国文》、《艺文类聚》等多处,各本中对于作者的说法不尽相同,故不作区分,并录于此,各加注解。苏武和李陵两人本为通家之好,又几乎同时落难匈奴,都在异国他乡历尽磨难,交情非比寻常。公元前81年(汉昭帝始元六年),汉朝与匈奴达成和议,当苏武终于可以回国之际,李陵置酒为苏武送行,“异域之人,一别长绝”,两人互相唱和,用诗歌表达嘱托、祝愿和依依不舍之情。“苏李诗”就是在这样一种背景之下产生的。现在能够确认的“苏李诗”合起来共有二十余首。但“苏李诗”中最为人们所熟悉的,是南朝萧统《文选》卷二十九所收的李陵的《与苏武诗三首》(见下其一至三),和苏武的《与李陵诗四首》(见下其四至七),这七首通常被举为“苏李诗”的代表作。

  其一

  良时不再至,离别在须臾。 屏营衢路侧,执手野踯蹰①。 仰视浮云驰,奄忽互相逾。 风波一失所,各在天一隅②。 长当从此别,且复立斯须。 欲因晨风发,送子以贱躯③。

  题解:其一至三,或题为“李少卿与苏武诗三首”,收于《昭明文选》(萧统谥“昭明”)。这三首诗,融离别之情于“衢路”、“浮云”、“河梁”、落日之景;在“且复立斯须”、“对酒不能酬”、“悢悢不得辞”的情景描摹中,传达苏李二人生离死别的哀伤,情意缠绵,思致凄婉,具有强烈的感染力。明人谢榛谓其“句平意远,不尚难字,而自然过人”(《四溟诗话》)。其得力处,大约恰在于字字发自真情,而又能“转意象于虚圆之中,故觉其味之长而言之美”(陆时雍《诗镜总论》)。今见《国学论坛》水村先生《论李陵诗及古诗十九首》一文,对于“东汉无名氏文人假托李陵所作”的旧说予以反驳,编者以为见解独到,颇有说服力,乃摘录于下,以飧读者。水村先生云:“此李陵与苏武诗也,前人辩之详矣,亦莫能定论。意者多言西汉遍无此成熟五言,于此仅见,不当成立。然余以为李陵英雄豪杰也,不能以降将论。马迁誉其有国士风,夫国士岂凡人哉,所为必出于万万人之上。观李陵书:‘举目言笑,谁与为欢!胡地玄冰,边土惨裂,但闻悲风萧条之声。凉秋九月,塞外草衰,夜不能寐,侧耳远听,胡笳互动,牧马悲鸣,吟啸成群,边声四起,晨坐听之,不觉泪下。’此即诗矣,又何待拘儒拈断吟须而后成之!——彼又云:‘异方之乐,只令人悲,’则识其为知音者。夫人具才华,识音律,情意塞于胸脾,下笔即成诗,又何用学他人也哉!今观东汉人,无一有李陵襟怀,故不能代,欲作亦不像也。”

  注释: 【其一】当作于汉昭帝始元五年(前82)腊月,苏武获释归汉,李陵临路送别时。生离死别,诗见无尽之神伤。①“良时不再至”四句:李陵谓友人苏武即将和自己离别,相聚言欢的好时光不会再来了。两人在送别的大路边执手相看,徘徊留恋,愁心结肠,不忍离去。屏营(bīng yíng):彷徨。《国语·吴语》:“王亲独行,屏营仿偟于山林之中,三日乃见其涓人畴。” 衢路(qú lù): 歧路,岔道。此谓苏李二人即将作别异域,分道扬镳。 汉·贾谊 《新书·审微》:“故墨子见衢路而哭之,悲一跬而缪千里也。” 踯蹰(chíchú): 心里犹豫,要走不走的样子。亦作““踟躇”。②“仰视浮云驰”四句:我抬头望一眼飞驰的浮云,它们相互逾越,倏忽不见。正如浩荡的风波,一旦流离失所,各在天涯海角。奄忽:疾速,倏忽。隅():角落。③“长当从此别”四句:我与您从此一别,即为永诀,还是再站一会儿吧。我这个苟且偷生之人,想借着早晨的一缕清风送您出发,踏上归汉的长途。斯须:片刻,一会儿。贱躯:李陵自称。他以苦战力竭不得已屈降匈奴,一直自惭形秽,特别是在十九年持节不屈的苏武面前。

  其二

  嘉会难再遇,三载为千秋。 临河濯长缨,念子怅悠悠①。 远望悲风至,对酒不能酬。 行人怀往路,何以慰我愁?独有盈觞酒,与子结绸缪②。

  注释:【其二】当作于汉武帝后元二年(前87)春,是年二月武帝驾崩,昭帝即位,李陵第二次去北海拜访苏武(多半是单于差遣,不能私会的),向他告诉这一消息。李陵或许希望汉匈两家局势缓和,苏武幸许可以归国。诗见无穷之悲慨。①“嘉会难再遇”四句:李陵谓与苏武美好而短暂的相会实难再遇,此次相会距初次拜访已逾三载(前90—前87),朝思暮想,却因种种原因不能相见,在漫长的期待与煎熬中,时日停滞了,似乎已过了千年。我时常到长河边洗一洗衣帽,独自遥望北海,惟见白云悠悠,难觅故人踪影,那是多么的怅惘和迷茫啊!濯(zhuó):洗。长缨:古时系帽的长丝带。②“远望悲风至”六句:今日相会,本欲把酒言欢,岂料您子卿闻天子驾崩的噩耗,却连日在悲风中远望恸哭,对着羊羔美酒难以下咽,不能开怀畅饮,相互唱酬啊!您现在是即将归汉的欲行之人,心里一直期盼着踏上故乡的老路,——我李陵又何尝不是呢?但是这又可能吗?此时此刻,可以拿什么慰藉我的心愁啊?独有这满觞的美酒,与您一醉方休。绸缪(chóu móu):情意殷切。

  其三

  携手上河梁,游子暮何之? 徘徊蹊路侧,悢悢不得辞①。 行人难久留,各言长相思。 安知非日月?弦望自有时。 努力崇明德,皓首以为期②。

  注释:【其三】当作于汉昭帝始元五年(前82)冬,苏武即将启程归汉之前夕。李陵与苏武携手河梁,徘徊款曲,陪同他度过在匈奴的最后时日。分别在即,各诉深情,互道珍重,满怀惆怅凝于笔端。①“携手上河梁”四句:我与你携手走过河桥,日暮时分,两个远离故国的游子欲往何处去呢?二人久久徘徊在小路边,内心惆怅,没有言语。河梁:河桥。何之:何往。蹊路侧:路旁。悢(liàng亮)悢:惆怅,悲伤貌。不得辞:说不出话来。②“行人难久留”六句:欲行之人势难久留,二人互诉分别后的相思之苦。怎么能知道我们就没有重逢的日月呢?月缺月圆自有定时啊。相约努力完善各自的道德人格,期待白头时再相见吧!各言:互相倾诉。弦:月半时叫“弦”,阴历每月初七、八为上弦,二十三、四为下弦。望:月满叫“望”,阴历大月十五,小月十六为望。崇明德:追求光明正大的独立品格,不断提高道德修养。“明德”语出《礼记·大学》:“大学之道,在明明德,在亲民,在止于至善。”皓首:白首,借喻老年。

  其四

  骨肉缘枝叶,结交亦相因。四海皆兄弟,谁为行路人?况我连枝树,与子同一身①。昔为鸳与鸯,今为参与辰。昔者常相近,邈若胡与秦。惟念当离别,恩情日以新②。鹿鸣思野草,可以喻嘉宾。我有一罇酒,欲以赠远人。愿子留斟酌,叙此平生亲③。

  题解:其四至七或题为“苏武与李陵诗四首”,收于《昭明文选》。首先,此组诗善于借景借物抒情。为表现离别,往往设置特定的离别之境。“寒冬十二月,晨起践严霜”,写的是清晨之别。同时,创设许多特定的意象去表现离别,如“黄鹄、胡马、参辰、明月、严霜、山海、丝竹、酒”等。这些物景或起兴、或比况、或衬托,情融于物、情融于景,将送别之伤、辞亲之哀表现得细致入微,有声有色。第二,注意对比描写。“骨肉缘枝叶”本是抒写兄弟骨肉离别的,但诗人却在后面把笔触转向了与“骨肉”不同的另一种关系,这就是朋友间的交往。天下朋友之交都能亲如兄弟,不忍相别,“况我连枝树,与子同一身”,兄弟骨肉之别又该是多么的痛苦。诗人以密友为喻,用意在写兄弟之亲。这是以朋友写兄弟。“昔为鸳与鸯,今为参与辰。昔者常相近,邈若胡与秦。”四句想象与兄弟相处时和离别后两种截然相反的情况,前者“常相近”,一如“鸳与鸯”,何其相得;后者别如“参与辰”、“胡与秦”,几多哀愁,形成了强烈而鲜明的对比。这四句一前一后两两相对,看似重复拙钝,却反映出诗人处于人生变故中那种不堪回首、无法预期的复杂心态。这是以昔写今。“愿子留斟酌,叙此平生亲”是以留写离。“欢娱在今夕,嬿婉及良时”、“芬馨良夜发,随风闻我堂”是以乐写哀。第三,善于化用成语典故。“鹿鸣思野草,可以喻嘉宾”两句系化用《诗·小雅·鹿鸣》“呦呦鹿鸣,食野之萍。我有嘉宾,鼓瑟吹笙”之意,有起兴和借喻设筵饯别之妙。“黄鹄一远别,千里顾徘徊”化用“黄鹄一举千里”(《韩诗外传》)成语,既含称誉之意,又写怀故之状。“胡马失其群,思心常依依”化用“代马依北风”(《韩诗外传》)成语,在悲吟离亲别友的同时,也表现出难忘其亲故的心思。“游子吟”指琴曲《楚引》,《楚引》为思乡曲,诗歌借《楚引》表达了异域之人内心深沉的悲愁。“嬿婉”语出《诗·邶风·新台》:“嬿婉求之”,用来形容两人的爱情生活非常融洽,亲密无间。“良友远离别”四句暗用了《穆天子传》王母赠别歌中“道里悠远,山川间之”句,句句都强调一个“远”字,惜别之情显得格外浓盛。

  注释:【其四】是苏武与李陵作别的诗,从平日的兄弟般恩情说到临别的感想,鹿鸣友声,酒酬知己也。①“骨肉缘枝叶”六句:骨肉兄弟就像同一棵树上生长的枝叶天然相亲,朋友结交也会像兄弟那样相亲相爱。古人说四海之内皆兄弟,那么谁又会是漠不相关的陌路人呢?更何况你我如同连枝树,已经同身同体密不可分。骨肉:指兄弟。因:亲。四海皆兄弟:语出《论语》:“子曰:四海之内,皆兄弟也。”连枝树:即“连理树”,不同根的两树枝或干连生为一名为连理。通常用以喻夫妇,此处喻兄弟。②“昔为鸳与鸯”六句:昔日你我同朝为官,非常交好,简直就是一对鸳鸯;一旦失身异域,我今即将归汉,君将终老匈奴,却如参辰二星各处西东,永难相见了。过去我与你时常可以接近,而今我将离你远去,宛若胡地之于秦国邈远难企。一心只想着即将离别,我们的恩情与日俱新。参与辰:二星名,参星居西方,辰星(又名商星)居东方,出没两不相见。邈:远。胡与秦:犹言外国和中国。当时汉人称匈奴人为“胡”,匈奴人称中国为“秦”。恩情:此句言情谊比平时更觉不同,平时情谊固然深厚,临别更觉难舍。③“鹿鸣思野草”六句:呦呦鹿鸣,是为了寻觅野草与良伴,此意可以告慰嘉宾。我有一樽美酒,也想将它赠与远别之人。愿您留着慢慢品尝吧,他日或许能念及平生最亲之人。鹿鸣:《诗经•小雅》有《鹿鸣》篇,是宴宾客的诗。

  其五

  结发为夫妻,恩爱两不疑。欢娱在今夕,嬿婉及良时。征夫怀往路,起视夜何其①。参辰皆已没,去去从此辞。行役在战场,相见未有期。握手一长叹,泪为生别滋②。努力爱春华,莫忘欢乐时。生当复来归,死当长相思③。

  注释:【其五】是苏武留别胡妇(匈奴妻子。他在中原的妻子早已改嫁)的诗。先述平日恩爱之深,次言临别难舍,缠绵恻怆,终言生死莫相忘也。①“结发为夫妻”六句:胡妇啊,我与你结发为夫妻,彼此恩爱两不疑猜。但今生今世的欢娱只有今夜了,两情燕婉的美好时光不能再得。我这个征夫总是惦着天明即将踏上的归途,时而起身看一看屋外,多么让人心烦意乱的夜晚啊!结发:束发,意即年轻时。“结发”本为古代新婚夫妻合鬓的仪式,即夫妻并坐,将两人头发各一缕束在一起,以示白头偕老永不变心。“结发夫妻”本指年轻时结成的原配夫妻,此处指苏武在匈奴娶妻再婚。嬿婉:欢好貌。怀往路:惦着归去的路途。夜何其:《诗经•庭燎》云:“夜如何其?”此处用《诗经》成语。“其”,语尾助词,犹“哉”。②“参辰皆已没”六句:星辰渐渐隐去,黎明悄悄来临,爱人啊,我要去了,要去了,就此作别吧。假如将来我再到匈奴,恐怕是身处战场,与你相见终是无期。我紧握你的双手,一声长叹,热泪横流,就让滚烫的泪水滋润这令人窒息的生别时刻吧!行役:旧指因服兵役、劳役或公务而出外跋涉。滋:多。③“努力爱春华”四句:从此一别,还望你努力珍惜自己的青春年华,切莫忘记了我们曾经拥有的欢乐时光。如果我有幸活着,定当回来看望你,假如我不幸死去,望你还会思念我。春华:喻少壮时期。

  其六

  黄鹄一远别,千里顾徘徊。胡马失其群,思心常依依。何况双飞龙,羽翼临当乖①。幸有弦歌曲,可以喻中怀。请为游子吟,泠泠一何悲。丝竹厉清声,慷慨有馀哀。长歌正激烈,中心怆以摧②。欲展清商曲,念子不能归。俯仰内伤心,泪下不可挥。愿为双黄鹄,送子俱远飞③。

  注释:【其六】是客中惜客的诗。苏武即将归汉,悲李陵不能与己同归。二人饮酒作歌,悲慨不已。①“黄鹄一远别”六句:黄鹄一旦远别故地,纵使飞翔千里,依然反顾徘徊。胡马一旦离群走失,难免忧思在心,时刻不忘寻觅旧伴。更何况你我原是双飞的龙,本当比翼齐飞,如今却要相背而飞了。依依:恋恋不舍。临当:正在准备。乖:背也。此喻分离,离别。②“幸有弦歌曲”八句:幸而还有这悠扬的胡琴曲,可以表达你我此时此刻的心情。请让我为你奏一曲游子吟,泠泠而起的音乐多么令人心悲。我拉着胡琴,你吹着羌笛,凄厉清越之声相和鸣,这音乐激昂慷慨,其中蕴含着多少幽怨与哀伤啊!你忽而又起身舞剑长歌,多么壮怀激烈!我深知你的心中是怎样的恻怆悲摧。弦歌曲:北方草原民族的胡琴曲。喻中怀:晓示心怀。游子吟:琴曲。《琴操》云:“楚引者,楚游子龙丘高出游三年,思归故乡,望楚而长叹。故曰楚引。”《游子吟》即指此曲。因为是客中送客,《游子吟》正可以表示主客两方的情怀。泠泠:形容声音清越悠扬。丝竹:弦乐器与竹管乐器之总称。亦泛指音乐。厉:凄厉。长歌:《汉书·李广苏建传》:“于是李陵置酒贺武曰:‘今足下还归,扬名于匈奴,功显于汉室,虽古竹帛所载,丹青所画,何以过子卿!陵虽驽怯,令汉且贳(shì,赦免)陵罪,全其老母,使得奋大辱之积志,庶几乎曹柯之盟,此陵宿昔之所不忘也。收族陵家,为世大戮,陵尚复何顾乎?已矣!令子卿知吾心耳。异域之人,壹别长绝!’陵起舞,歌曰:‘径万里兮度沙幕,为君将兮奋匈奴。路穷绝兮矢刃摧,士众灭兮名已聩。老母已死,虽欲报恩将安归!’陵泣下数行,因与武决(诀别)。”③“欲展清商曲”六句:我想再为你演奏一曲清商曲,心中总是牵念着你啊,不能与我一同归汉。我随着音乐的节奏俯仰瞻顾,内心是多么悲伤,泪下如雨挥之不尽。愿你与我化为一双黄鹄,我陪伴你一同飞向远方。展,演奏。清商曲,乐府歌曲名。其声清越,多为短歌。曹丕《燕歌行》:“援琴鸣弦发清商,短歌微吟不能长。”

  其七

  烛烛晨明月,馥馥麝兰芳。芬馨良夜发,随风闻我堂。征夫怀远路,游子恋故乡①。寒冬十二月,晨起践严霜。仰观河汉流,仰视浮云翔②。良友远别离,各在天一方。山海隔中州,相去悠且长。嘉会难再遇,欢乐殊未央。愿君崇令德,随时爱景光③。

  注释:【其七】当作于汉昭帝始元五年(前82)腊月,是苏武即将起行的凌晨,留赠李陵的诗。诗中再现将别时的光景,启程的时令及时辰,终言别后山川阻隔,嘉会难再。①“烛烛晨明月”六句:凌晨时分,明烛在堂(苏武家的毡帐),明月在天,苏李二人殷勤道别,难分难舍,双方妻子作陪,因之麝兰馥郁,良夜温馨。征夫(苏武)怀想着即将踏上的故国之路,游子(李陵)思念着遥不可及的故乡之土,他们的心绪无以名状。烛烛:明貌。馥馥:芳香。麝兰:麝香和兰香的简称,代指女子的脂粉香气,喻胡妇也。麝兰,一作“我兰”,编者以为误。②“寒冬十二月”四句:寒冬腊月,大家早早起程,将归的人和送行的人一道上路,脚踏严霜,步履蹒跚,默默无语,仰观星河渐落,浮云缥缈,此心已碎,此情何堪。据《汉书·李广苏建传》:“凡随武还者九人。”③“良友远别离”八句:亲爱的朋友啊,永远作别了,从此天各一方。山海隔断了中州,胡汉之间相距辽远而漫长。美好的相会不可再遇,但我期待朋友欢聚的心是无止境的。愿您永葆美好的品德,随时而进,爱惜余生的光景吧!河汉:银河。山海:泛指山川阻隔。中州:此指中国。未央:未尽。

  其八

  有鸟西南飞,熠熠似苍鹰。朝发天北隅,暮宿日南陵①。欲寄一言去,托之笺彩缯。因风附轻翼,以遗心蕴蒸②。鸟辞路悠长,羽翼不能胜。意欲从鸟逝,驽马不可乘③。

  题解:本篇是怀念故人的诗,《御览》八百十四作“李陵与苏武诗”。作者身在北方,所思在南方,大意说要托飞鸟寄书,鸟却推辞不能胜任,诗人恨不得随鸟同飞。表示心不忘南去,希望有所依附以实现这个愿望,但是终不可得。全诗的构思,即围绕“传书”展开。诗的头四句,写诗人眼中所见鸟的形象。“熠熠”,光彩闪烁,此处描写鸟在飞行时光亮的羽毛上下闪动。“朝发”二句形容鸟飞行距离极远,速度奇快。“天北隅”与“日南陵 ”相对,极言相距遥远;“朝发”、“暮宿”明显具有民歌中常见的夸张成份。诗一开始即从“鸟”入笔,而人自在其中。

  注释:①“有鸟西南飞”四句:一只苍鹰朝着西南飞去,双翼舒展,反射日光,朝发天北,暮或将至日南,诗人仰望,浮想联翩。熠熠:光明貌。此处形容鸟羽反映日光。 日南:汉郡名,是当时中国的最南部。以上二句以“日南”和“天北”相对,言彼鸟飞行之远与速。日南虽是地名,并不一定表示诗中人物所在的地方。②“欲寄一言去”四句:我想依托你的羽翼,寄封彩笺给远在南方的故人,以表达我的思念。笺:书启。彩缯:绢帛之类,古人在绢帛上写书信。 蕴蒸:指心里积蓄的情思。③乘:驾车。末二句谓南去的心不可遏止,乘马都嫌其缓慢,恨不能附飞鸟而去。

  其九

  烁烁三星列,拳拳月初生。寒凉应节至,蟋蟀夜悲鸣。晨风动乔木,枝叶日夜零。游子暮思归,塞耳不能听①。远望正萧条,百里无人声。豺狼鸣后园,虎豹步前庭。远处天一隅,苦困独零丁②。亲人随风散,历历如流星。三萍离不结,思心独屏营。愿得萱草枝,以解饥渴情③。

  题解:本篇《艺文类聚》二十九作“李陵赠苏武诗”。苏李诗被苏东坡以下历代学者认为是汉末一般游子思归之作,迄无定论。在我国众多的古代抒情作品中,有相当数量出自游子行人之手。他们或因征徭行役,或因战争被俘,或遭贬谪流放,或为商旅所牵,或为公务所羁,或为功名所累,长期远离故土,客居他乡,甚或身处异域,失去自由。每当季节变换或佳节来临,往往因时伤感,睹物思乡,写下一些令人愁肠百结的文字。苏李诗的作者即是他们中的一人或数人,时当深秋之夜,独处天涯一隅,远离家乡亲人,他(们)入目皆愁,闻声俱哀,叹孤嗟悲,情不能已。此诗景物描写、气氛渲染、人情抒发三者历转而下,于自然流转中见朴直蕴藉,具有汉诗的典型风格。

  注释:①“烁烁三星列”八句:参宿三星在黎明前的夜空中闪烁发亮,一轮下弦月在东边冉冉升起。深秋的寒意应时而至,野外的蟋蟀彻夜悲鸣。晨风吹动乔木,残枝败叶日夜凋零。千里游子感物思归,朝思暮想,目不忍睹眼前荒芜凄清的秋色,耳不忍闻这悲凉哀戚的秋声。烁烁,闪光貌。拳拳:弯曲貌。暮思归:整日整夜地想着回家,旦暮莫辨。②“远望正萧条”六句:放目远望,见到的是一片肃杀萧条之景,百里之内杳无人声,隐约听见豺狼在后园嗷鸣,恍惚看见虎豹在前庭潜步。游子远处天涯一角,孤苦零丁,无依无靠,眼前的景象更加阴森恐怖,令人毛骨耸然。③“亲人随风散”六句:我在深秋明月之夜想到了如风散去、如星流逝的亲人,想起了久别难归的故乡,心乱如麻,思不可遏。孑然一身徘徊于住所,忘了时间,也忘了休息。幻想得到一株传说中的忘忧草,来解脱自己的悲哀。三萍:疑为“青萍”之误。青萍,浮萍的别称。喻指远方的爱人。离不结:指分别后再无音信,断了联系。屏营:彷徨,来回走动。“愿得萱草枝,以解饥渴情”,是诗人为了排除心中的悲苦而进行的一种祈告。“萱草”即谖草,相传能令人忘掉忧愁。“饥渴”语见《诗经·小雅·采薇》:“忧心烈烈,载饥载渴”,此诗正用其意。又《采薇》末云:“行道迟迟,载饥载渴。我心伤悲,莫知我哀”,诗人所要抒写的,也正是这种如饥似渴的思归之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