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中共静宁县委、静宁县人民政府门户网
首页>走进静宁>成纪名人

李陵

发布日期:2016年05月31日 来源:县志办 作者:县志办 点击量:

0
  

  李陵(?-前74),字少卿,李广之孙,当户之子。青少年时代,被提升为侍中建章监之职,督领羽林骑郎,出入宫禁。李陵自幼习武,能骑善射,爱惜士卒,礼贤下士,很有声誉。武帝认为他颇有祖父李广之风,就让他率八百精骑,深入匈奴境两千余里,到居延海(今内蒙古索果诺尔湖)侦察地形,未遇敌兵,顺利归来,又官拜骑都尉,掌管羽林军。不久带领勇敢之士五千人,驻扎在酒泉、张掖一带教习骑射,防御匈奴。太初元年(前104)八月,汉武帝派遣贰师将军李广利出征大宛(古中亚国名,前苏联费尔干纳盆地,位于帕米尔西麓),又命李陵统领五校尉兵随后接应。次年,李陵西出塞外,贰师却因出师不利而还。李陵接到武帝的命令,遂率五百快骑出敦煌,至盐泽(今新疆罗布泊),迎贰师归来,李陵继续留屯张掖。

  天汉二年(前99)五月,汉武帝再次派遣贰师将军李广利率三万骑出酒泉,至祁连山进击匈奴右贤王。随后,武帝在武台殿召见李陵,想让他为贰师押运粮草辎重。李陵却叩头请命说:“臣所带领的屯边士卒,都是来自荆楚之地的勇士奇材剑客,个个力能擒虎,箭不虚发,我请求自领一队,直到兰干山之南,以牵制单于之兵,别让匈奴兵集中面对贰师将军。”武帝说:“看来是不乐意做人家的下属吧!可我已经派出好多军队,没有骑兵给你了。”李陵回答说:“没有骑兵不要紧,臣愿以少击众,随带步兵五千人直捣单于王庭。”武帝赞许李陵的壮勇,就答应了他的请求,又诏命强弩都尉路博德领兵随后接应。路博德原为伏波将军,也羞于为李陵断后,就上奏书说:“眼下匈奴秋肥马壮,未可与战,臣愿挽留李陵到春天,和他一道带领酒泉、张掖两郡骑兵各五千人,夹击东西浚稽,必可擒获单于。”武帝看了奏书后很生气,他怀疑是李陵反悔不想出战而指使路博德上书,即诏命博德:“我想给李陵配备骑兵,他说要以少击众。现在匈奴侵入西河郡,你速引兵赶赴西河,在钩营道拦击敌人。”又诏命李陵:“自九月发兵,出遮虏鄣(西汉边塞,汉太初三年路博德筑于居延泽上,以遮断匈奴由此侵入河西之路,故名。)至东浚稽山南龙勒水上,徘徊观敌,倘无所见,可从浞野侯赵破奴故道直抵受降城,休养士卒,让驿马传信告知我。你曾与博德私下说了些什么?写信如实回答我。”李陵受了武帝诏命,就率其步卒五千人出居延(即遮虏障。西汉置县。故城在今内蒙古额济纳旗东南),北行三十日,至浚稽山(今蒙古国乌里雅苏台北)扎下营寨,立即将途经所过山川地形绘成图画,派部下骑兵陈步乐还报武帝以闻。步乐被召见时,申言李陵带兵有法,士卒皆愿效死。武帝听了非常高兴,当即封步乐为郎官。

  李陵到浚稽山,与匈奴单于相遇,单于率三万骑兵包围了李陵。汉军处于两山之间,以战车为营垒。李陵引士卒出营外列阵。前排手持戟盾,后排手持弓弩,他命令说:“听到鼓声就出击,听到锣声就停止。”匈奴见汉军少,就径直冲了上来。李陵一声令下,士卒千弩俱发,敌人应弦而倒。匈奴骑兵慌忙撤退上山,汉军追击,杀数千人。单于大惊,急忙召集左右属地八万余骑兵围攻李陵。李陵且战且退,南行数日,退抵山谷之中。因连续作战,士卒多有中箭受伤者,于是命令:受伤三次者坐车休息,受伤两次者扶车前行,受伤一次者继续战斗。李陵忽然觉得士卒作战不力,就问道:“我军士气衰减,鼓声无力,这是怎么回事?军中难道有女子吗?”原来部队出征时,途遇关东群盗的妻子和女儿被流放边关,她们就偷偷地潜入军中,做了士卒们的情妇,战车中藏匿了许多妇女。李陵一一搜出,挥剑把她们全杀掉了。次日与匈奴再战,斩敌首三千余级。李陵引兵向东南撤退,循着龙城故道而行,又走了四五天,进入一大片沼泽芦苇之中,敌人从上风头放火,李陵也命令军中先放火烧掉芦苇以自救。向南走到山脚下,单于在南山上观战,让其小王子率骑攻击李陵。汉军在树木掩护下徒步战斗,又杀敌数千人,乘势发连弩射单于,单于下山逃跑了。当天活捉了几个敌兵,经审问,他们这样说道:“我们的单于说:‘这是汉朝的精兵,打又打不下他们,他们却日夜引诱我们南下靠近边塞,该不会有伏兵吧?’诸部落酋长都说:‘单于您今天亲自统率数万骑兵围攻汉数千人,如果不能消灭他们,恐怕将来再也无法派遣边臣,让汉朝更加小看我匈奴。还是继续在山谷间力战,如果不能破敌,距此四五十里开外就可到达平地,到时候撤兵也不迟’。”

  此时李陵的军队已经危在旦夕,匈奴骑兵非常之多,汉军每天与之交战数十回合,又杀伤敌二千余人。匈奴因战不利,正欲撤去。就在此时,李陵军中有个名叫管敢的小军候因被校尉所辱,便逃出去投降了匈奴,他详细告诉匈奴人说:“李陵军无后援,箭也快射尽了,只有李将军部下和成安侯部下各八百人为先锋,各以黄、白两色为旗帜,可派精锐骑兵集中射击,则必破无疑。”成安侯原是颖川人,本名韩延年,其父韩千秋,曾任济南相,在出征南越国时力战身死,武帝就封其子延年为侯,又以校尉之职随李陵出征。单于得到管敢后问明军情,大喜过望,即令骑兵一拥而上,合攻汉军,并大声呐喊道:“李陵、韩延年快来投降!”于是截断去路猛攻李陵。李陵率士卒走入山谷,匈奴在山上四面围射,箭如雨下。汉军继续南撤,还未到达鞮汗山时,有一天所带的五十万枝箭全部用尽了,就丢掉战车,向南疾进。士卒尚有三千余人,他们砍下车轮的辐条当武器,军吏手持短刀,直奔鞮汗山峡谷之中。单于断其后路,凭借山隙滚石而下,士卒多被砸死,不能前进一步。天黑以后,李陵身穿便服独步出营,并阻止左右说:“别跟着我,丈夫一人擒拿单于去!”过了好一回,李陵回来了,他仰天长叹道:“兵败如此,唯有一死了!”有个军吏说:“将军您威震匈奴,只是天命不遂,若到后来寻找路径回去,就如同浞野侯曾为匈奴所俘,后来逃了回去,天子尚能善待他,何况对将军您呢!”李陵说:“请你打住!我今不死,非壮士也。”于是尽斩旌旗,连同珍宝埋入地下,李陵叹息道:“再有几十枝箭,我们就足以脱身了。现在无兵器复战,只能坐待天明被俘了!请大家各作鸟兽散,希望还有人活着回去给天子报信吧。”于是就命令军士每人各带二升干粮,一升冰块,相约到达遮虏鄣再会合。夜半时分,李陵击鼓催促士卒起行,鼓却因破损潮湿敲不响了。李陵与韩延年一同上马,壮士随从十余人,敌骑数千追击而来。韩延年战死。敌兵四面合围,李陵死战力竭,最后说了声“无面目报答陛下!”就被俘了。手下士卒四散而逃,逃至边塞者四百余人。

  李陵兵败的地方距离汉朝边塞仅一百余里,消息很快就传回长安。武帝原以为李陵已经战死,就把他的母亲和妻子召来,让相面的人察颜观色,却发现她们并无悲痛的表情。后来听说李陵投降了,武帝怒不可遏,立即责问陈步乐,步乐就自杀了。群臣都数落李陵的罪过,武帝就召问太史令司马迁,司马迁言辞激越地说:“李陵孝敬父母,待人以诚,常常奋不顾身,以殉国家之急。他平日的操守和修养,素有国士之风。今天一旦不幸失败,那些保全自己老婆孩子的庸臣就信口雌黄,夸大其短,实在让人痛心啊!况且李陵仅带步卒不到五千人,深践戎马之地,挫伤数万之师,匈奴救死扶伤手忙脚乱,尽召引弓之民蜂拥而上,齐来围攻。李陵转战千里,矢尽道穷,士卒们赤手空拳,冒着白刃,向北争着与敌拚命,能够这样使人效死力战,即就是古代的名将也不过如此而已。李陵身虽陷败,但他所挫败的敌人及战果也足以彰显于天下。他之所以不死,正是想寻找时机报答朝廷啊。”原来汉武帝派遣贰师率大军出征,只是让李陵出兵助战,不料李陵却与单于相遇,杀敌过万,相比之下贰师就显得功太少了。只因李广利之妹为武帝夫人,武帝出于私心,便认定司马迁捏造事实胡言乱语,有意贬低贰师将军李广利,而替李陵游说辩解,就把司马迁下狱问罪,论成腐刑。

  过了许久,武帝后悔没有发兵营救李陵,说:“当初李陵发兵出塞时,我曾诏命强弩都尉路博德出兵接应,他却推故不出,我又改派他往别处,却让这个老家伙耍了一回奸诈。”于是派使者慰劳赏赐了李陵部下逃回来的士卒。

  李陵在匈奴一年后,汉武帝派遣因将军公孙敖率兵深入匈奴营救李陵。公孙敖无功而返,却说:“我们抓了个俘虏,他说李陵教单于练兵以防备汉军,因此为臣我一无所获。”武帝听此一说,非常震怒,就立即下令族灭李陵全家,李陵的母亲、弟弟、妻子、儿女全遭诛杀。从此,祖籍陇西的士大夫们都以李氏为愧。其后,汉遣使出使匈奴,李陵对使者说:“我为汉家带步卒五千人横行匈奴之地,因无救兵而遭败,我做了什么对不起汉天子的事,他竟然如此狠毒地杀了我全家?!”使者说:“汉天子听说李少卿您教匈奴练兵。”李陵说:“那是李绪,不是我啊!”李绪原来是汉朝的塞外都尉,曾居守奚侯城,匈奴来攻,李绪投降,而单于又善待他,时常坐在李陵上首。李陵痛恨自己家由于李绪的缘故而遭灭门之祸,就派人刺杀了李绪。单于太后大阏氏因此事要杀李陵,单于就让他躲到北方去,直到大阏氏死后才回来。

  单于以李陵为壮士,又素闻其家声,就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他,并封李陵为右校王,卫律为丁灵王,两人皆被单于重用,身荣显贵。卫律的父亲本是长水胡人,卫律在长安长大,与协律都尉李延年相好,延年曾推荐卫律出使匈奴。出使回来后,适逢延年因获罪被抄家,卫律惧怕连累自己遭诛,就逃出去投降了匈奴。匈奴人很喜欢他,常跟随在单于身边。李陵居处在外,单于一有大事,就召卫律去商议。

  汉武帝后元二年(前87年),武帝死,昭帝继位,大将军霍光、左将军上官桀辅佐朝政,两人素与李陵相好,就派遣李陵的故交陇西任立政等三人同往匈奴招李陵归汉。立政等到匈奴后,单于设酒宴款待他们,李陵、卫律都来陪坐。任立政看见了李陵,却不能私下交谈,就以目瞅住李陵,又以手抚摸自己的刀环,三番五次地暗示他,并在暗中握住李陵的脚,那意思是说可以回还归汉了。后来李陵同卫律又拿着牛肉美酒款待汉使,他们和立政等开怀畅饮,两人皆穿着胡服,椎着头发。立政大声说:“汉朝已经大赦天下,中原人皆安居乐业,如今的主上年轻英明,朝中现有霍子孟、上官少叔掌权用事啊!”他想拿这些话打动李陵。李陵默不作声,只是细细地盯着自己的头发拿手抚摸,又慢慢回答说:“我已经身穿胡服了!”一会儿,卫律起身方便,立政乘机说道:“唉,少卿你好苦啊!霍子孟、上官少叔都在牵挂着你。”李陵说:“霍与上官还好么?”立政说:“他们都恳请少卿回归故乡,不愁你富贵啊!”李陵叫着立政的字说:“少公,归汉容易,我只恐再次受辱,到那时该怎么办!”言未罢,卫律来了,他听见了他们后边所说的话,就说道:“李少卿是个贤者,不可能独居一国。范蠡遍游天下,由余去戎入秦,今天何必把话说得如此亲近呢?”于是就结束酒宴,各自散去了。立政随即问李陵说:“还有归汉的心意么?”李陵回答道:“丈夫不能再受辱。”李陵在异域度过二十余年,终老匈奴,未能归汉。他和苏武的故事流传千古。催人泪下。

  天汉元年(前100)三月,汉武帝派遣中郎将苏武出使匈奴,因其副使张胜等密谋劫持单于母大阏氏归汉之事发,被扣留。苏武宁死不降,遂被流放北海(今贝加尔湖)。次年,李陵兵败被俘,投降单于。当初在汉朝时,李陵与苏武同朝为官,俱为侍中,相交深厚。李陵初降时,自惭形秽,羞愧难当,因此一直未敢去求访苏武。时日迁延,四时代序,转眼十余年时间过去了。有一天,单于派李陵去北海劝降苏武。故人相见,百感交集。李陵为苏武置酒设乐,两人开怀畅饮,各叙情怀。李陵说:“子卿您始终不得归汉,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空自受苦,您的忠诚信义又有谁能看得见呢?……早在我离开长安时,您的母亲已不幸去世,我把她安葬到了阳陵。你媳妇年轻,听说已经改嫁了。只有你的两个妹妹,和你的两个女儿、一个儿子,如今过了十几年,存亡不可知。人生如朝露,何必这样长久地自讨苦吃呢?我初降之时,忽忽如狂,自痛负汉,更加上老母亲被收押,真是痛不欲生。您子卿今天不愿投降的伤痛心情,还能超过我李陵么?况且当今皇帝年事已高,法令无常,大臣无罪而被族灭者数十家,安危不可预料。你还为谁这样持节守义呢?”苏武说:“我苏武父子并无功德于汉朝,都是当今圣上造就了我苏家,位为列将,爵至通侯,我们弟兄都为陛下所亲近,常愿肝脑涂地,以死相报。如果今天能够杀身尽忠,即使被大斧砍了,被油锅煮了,我实在是心甘情愿的。臣下侍奉君主,犹如儿子侍奉父亲啊。子为父死,没有什么遗憾。望你不要再说。”

  李陵陪着苏武一连喝了几天酒,又劝道:“子卿您就听我一言吧。”苏武说:“我自己觉得早已经该死了。如果王爷非要我苏武投降的话,就请结束今日的欢饮,让我死在你面前吧。”李陵看见苏武至诚如此,喟然长叹道:“唉!您真是义士啊!我李陵与卫律的罪过,上通于天!”说着就泣不成声,洒泪告别了苏武。李陵自觉无颜面馈赠苏武,就让其妻赠送给苏武数十头牛羊。

  后来,李陵又去北海拜访苏武,对他说:“边关上抓到云中郡的汉人,言称太守以下吏民百姓都穿白挂孝,说是武帝驾崩了。”苏武听说后,向南大哭,竟至吐血,早晚哭奠,持续数月。

  昭帝即位数年后,匈奴与汉和亲。苏武终于可以归汉了。临行前,李陵设酒宴送别,祝贺苏武说:“今天足下回归,扬名于匈奴,功显于汉室。即就是自古竹帛所载,丹青所画,哪能超过子卿您呢!我李陵纵然懦弱无能,假令汉朝能够宽恕我的罪过,保全我的老母,使我能够‘奋大辱之积志’,或许可以有‘曹柯之盟’那样的壮举,这是我一直以来难以忘怀的事情。谁料想汉天子族灭我李陵全家,做出人世间最难忍受的屠戮,我还要顾念什么?一切都结束了,只是让您知我心罢了!异域之人,一别长绝。”于是李陵起身舞剑,又唱道:“径万里兮度沙幕,为君将兮奋匈奴。路穷绝兮矢刃摧,士众灭兮名已颓。老母已死,虽欲报恩将安归?”李陵歌罢,泣下数行,就与苏武挥泪诀别了。

  苏武留居匈奴凡十九年(前100-前81),去时年轻力壮,回来时须发尽白。他在匈奴娶妻生一子,名通国,后归汉为郎。苏武归汉后,官拜典属国。次年其长子苏元因燕王谋反案坐死,苏武也受到牵累被免官。数年后(前74),李陵在匈奴病死。同年,汉昭帝死,苏武因谋立宣帝有功,赐爵关内侯。苏武以不辱使命,深受宣帝优待及王公大臣敬重,享年八十余岁,神爵二年(前60)病卒。此时李陵已死十四年了。

  唐代诗人陈陶有《陇西行》一首,慨叹李陵五千壮士的悲壮人生,道:“誓扫匈奴不顾身,五千貂锦丧胡尘。可怜无定河边骨,犹是春闺梦里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