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中共静宁县委、静宁县人民政府门户网
首页>走进静宁>成纪名人

隗嚣

发布日期:2016年05月31日 来源:县志办 作者: 点击量:

0

   

  隗嚣(?-33),字季孟,天水郡成纪(今静宁县西南)人。年轻时在州郡为官,经王莽国师刘歆引荐为元士。

  新莽地皇四年(23)二月,刘玄自立为皇帝,建元更始。七月,刘歆等密谋劫持王莽降汉,被发觉,歆自杀,于是隗嚣回归成纪故里。其叔父隗崔向来豪侠仗义,深得众望。隗崔听说刘玄接连打败王莽的军队,就和其兄隗义及上邽(今天水)人杨广、冀(今甘谷)人周宗共谋起兵,响应刘玄。隗嚣劝阻他们说:“起兵可是凶事啊,这样做是要连累宗族的!”隗崔不听,遂聚众数千人发动起义,进攻平襄(天水郡治,今通渭),杀王莽镇戎大尹(即天水太守,王莽改天水郡名镇戎郡,守曰大尹)。隗崔、杨广等以为举大事应当拥立主帅,而使众心归一,都说隗嚣素有贤名,好读经书,就共推为上将军。隗嚣再三辞让,迫不得已,于是就说:“诸位叔父及众贤者不掂量小子我能有多重。既然如此,如果大家必能听从我的话,我才敢从命。”众人齐声说“好”。

  隗嚣主事后,遣使聘请右扶风平陵人方望来做军师。方望向他建议说:“足下欲承天顺民,辅汉而起,如今初立者远在南阳,王莽尚据长安,纵然想借辅汉之名,其实又无法受命,凭什么让众人相信你呢?当务之急应当设立高庙,称臣奉祠,所谓‘神道设教’,天下才能信服呵!”隗嚣从其言,就在成纪城东立庙,祭祀汉高祖、文帝、武帝。隗嚣等皆称臣供奉,请司仪奉璧祝告,杀白马而盟誓,一如古礼。同盟者共有三十一将,计十六姓。事毕,又传檄文布告郡国,其略云:

  汉复元年七月己酉朔。己巳,上将军隗嚣、白虎将军隗崔、左将军隗义、右将军杨广、明威将军王遵、云旗将军周宗等,告州牧、部监、郡卒正、连率、大尹、尹、尉队大夫、属正、属令:故新都侯王莽,慢侮天地,悖道逆理。鸩杀孝平皇帝,篡夺其位。矫託天命,伪作符书,欺惑众庶,震怒上帝,反戾饰文,以为祥瑞。戏弄神祗,歌颂祸殃。楚、越之竹,不足以书其恶。天下昭然,所共闻见。今略举大端,以喻吏民。……今山东之兵二百余万,已平齐楚,下蜀汉,定宛洛,据敖仓,守函谷,威命四布,宣风中岳。兴灭继绝,封定万国,遵高祖之旧制,修孝文之遗德。有不从命,武军平之。驰使四夷,复其爵号。然后还师振旅,囊弓卧鼓。申命百姓,各安其所,庶无负子之责。

  于是隗嚣统兵十万,击杀雍州牧陈庆,准备攻打安定(郡治高平,今宁夏固原)。安定大尹王向,本是王莽堂弟平阿侯王谭之子,威风独能行其邦内,人心未叛。隗嚣就发布文告,晓以大义,劝其投降,王向始终不从,于是进兵诛杀王向,宣抚百姓,安定属县悉降。同年九月,刘玄进兵长安,诛杀王莽。隗嚣随即分遣诸将攻取陇西、武都、金城、武威、张掖、酒泉、敦煌,乘胜略定陇右河西诸郡。

  更始二年(24),刘玄遣使征调隗嚣及隗崔、隗义等。隗嚣准备前往长安,方望以为刘玄不可靠,极力劝阻,隗嚣不听。方望大失所望,写信告辞而去。隗嚣等遂至长安,刘玄以嚣为右将军,崔、义皆即旧号。是年冬,崔、义谋欲叛归成纪,隗嚣恐祸及己身,就向刘玄告发此事,崔、义遭诛杀。刘玄感激隗嚣的忠诚,就封他为御史大夫。次年夏,赤眉农民起义军进入函谷关,扰乱三辅(长安一带)。此时,又传来了刘秀在河北即位称帝的消息,隗嚣就劝说刘玄,让他归政于刘秀叔父——素有“国三老”之称的刘良,刘玄不听。诸将欲劫持刘玄东归刘秀,隗嚣也是同谋。刘玄察知此事,即派使者召隗嚣,隗嚣称病不去,并会同门客王遵、周宗等领兵自守,以防不测。刘玄命令执金吾将军邓晔率兵包围隗嚣,隗嚣闭门拒守;至黄昏时分,隗嚣率数十骑突出重围,夜斩平城门关,逃归天水。又召集部众,占据故地,自称西州上将军。

  是年十一月,刘玄败亡,三辅耆老士大夫都来投奔隗嚣。隗嚣向来谦恭爱士,亲自迎接他们,并和他们结为布衣之交。隗嚣拜前王莽平河(清河)大尹长安人谷恭为掌野大夫,平陵人范逡为师友,赵秉、苏衡、郑兴为祭酒,申屠刚、杜林为持书,杨广、王遵、周宗及平襄人行巡、阿阳人王捷、长陵人王元为大将军,杜陵、金丹等人为宾客。由此名震西州,声闻山东。

  光武帝刘秀建武二年(26),大司徒邓禹西击赤眉军,屯兵云阳。邓禹部将冯愔引兵叛禹,西进天水,隗嚣迎击,败冯愔于高平,尽获其辎重。于是邓禹依汉制遣使持节任命隗嚣为西州大将军,并让他专制凉州、朔方军政事务。不久赤眉军败出长安,西上陇右,隗嚣遣将军杨广迎击,大破赤眉,尾追至乌氏、泾阳之间(今平凉、泾川一带),接连挫败赤眉军。

  建武三年(27),隗嚣亲往洛阳谒见光武帝刘秀。光武素闻隗嚣之声誉,就报以殊礼,待为上宾,盛情款待,以结其心。此时,陈仓人吕鲔拥众数万,连结公孙述,进攻三辅。隗嚣又派兵协助征西大将军冯异反击之,吕鲔败走。隗嚣即遣使上表,奏报军情。光武答以手书,大加赞许,引为知己,并示意隗嚣设防公孙述。从此“恩礼愈笃。”

  其后,割据四川的公孙述几次出兵汉中,遣使以“大司空扶安王印绶”授予隗嚣。隗嚣认为自己与公孙述是敌国,耻为其臣下,即斩其使者,出兵击之,连破述军,因此蜀兵不敢再北出。当时关中将帅几次上书光武,请求进军西蜀,光武帝示意隗嚣,让他伐蜀,以此验证他的诚信。隗嚣却派长史上书,盛言三辅兵力单弱,暂时不宜伐蜀。光武帝知道隗嚣脚踩两只船,不愿天下统一,于是略降优待之礼,而以君臣之仪约束他。

  当初隗嚣与来歙、马援相交甚好,因此光武帝几次派二人前往奉劝隗嚣入朝,答应给他高官厚禄。隗嚣不想东去洛阳,接连遣使婉言谢绝。建武五年(29),隗嚣见窦融以河西归附东汉,加之豫东刘永、渔阳彭宠皆为汉所破,只得遵从光武帝命,遣其长子隗恂入侍。隗恂至洛阳,官拜胡骑校尉,封镌羌侯。而隗嚣部将王元、王捷总以为天下成败尚未可知,屡劝隗嚣割据称王。王元说:“今天水完富,士马最强,北收西河、上郡,东收三辅之地,案秦旧迹,表里河山。元请以一丸泥为大王东封函谷关,此万世一时也。”隗嚣内心很赞同王元的计策,虽已遣子入洛阳为人质,还是想凭借山川险阻,割据一方。于是那些曾经投奔他的游士长者,一个个离他而去。

  建武六年(30)正月,关东平定。光武帝因久战劳苦,暂时休养士卒,又考虑到隗嚣已遣子入侍,而公孙述远据边陲,就对诸将说:“暂且置此两子于度外吧。”因而数次传书陇、蜀,晓以利害。隗嚣的宾客、掾史多为文人学士,每次上书言事,当世士大夫皆争相传诵,因此光武帝如有答辞,也就特别在意。隗嚣又派使者周游入洛阳,周游先到冯异军营中,不料被仇家杀害。光武帝遣卫尉铫期带着珍宝锦缎往赐隗嚣,铫期走到华山脚下遇盗,财物被一抢而空。光武常常称道隗嚣有长者之风,务必要招抚于他,听说此事后叹息说:“我与隗嚣事有不谐,他派来的使者被杀,我给他的赏赐却又被抢。”是年三月,公孙述遣兵攻南郡(荆州),光武诏命隗嚣从天水出兵伐蜀,想借此瓦解他的中坚力量。隗嚣上书说:“白水险阻,难以进兵;栈阁绝道,战则必败。”又多方设置障碍,拒不出兵。光武已知隗嚣终不能为己所用,很想讨伐他。于是就西幸长安,遣建威大将军耿弇等七将军从陇道伐蜀,先派来歙奉玺书传旨。隗嚣心中疑惧,立即调兵遣将,使王元据守陇坂(即陇山,又称关山),伐木塞道,企图杀死来歙,来歙乘机逃脱。五月,耿弇等七将率兵与隗嚣开战,隗嚣大败汉兵,诸将引兵而退。隗嚣使王元、行巡率兵乘胜追击,攻掠三辅,反被汉将冯异、祭遵击破。隗嚣上疏假意谢罪,光武回信措辞强硬。隗嚣知道光武帝已识破他的诈术,只得遣使称臣于公孙述,联蜀抗汉。

  次年三月,公孙述立隗嚣为朔宁王,遣兵往来,互为援势。秋,隗嚣亲率三万步骑攻安定,至阴槃(今平凉市东部),冯异率诸将拒敌。隗嚣又令别将东下陇山,攻祭遵于汧县(属右扶风),因出兵不利,引兵退还。光武乘机让来歙写信,招降了隗嚣心腹之将王遵。

  建武八年(32)春,来歙从山道袭得略阳城。隗嚣大出意料,深恐有大部队来犯,立即使王元拒陇坂,行巡守番须口(番须口与回中道相近,并在汧),王孟塞鸡头道(即崆峒山),牛邯扼瓦亭,隗嚣亲率大军围攻来歙。公孙述亦遣将助嚣攻略阳,连月不下。闰四月,光武帝亲率诸将西征隗嚣,分道上陇坂,使王遵持节监大司马吴汉留守长安。窦融率兵及羌、小月氏来会光武,助兵讨嚣。王遵知隗嚣必败,就写信招降了他的故交牛邯,牛邯归命洛阳,官拜太中大夫。大兵压境,人心溃散,于是隗嚣手下大将十三人,所属十六县,十余万部众皆降汉。

  王元入蜀求救兵,隗嚣带着妻儿直奔西城(今天水市)杨广处,而让田弇、李育保住上邽。光武率大军追击而来,诏告隗嚣归降,借用田横、黥布的故事说:“若束手自诣,父子相见,保无他也。高皇帝云:‘横来,大者王,小者侯。’若遂欲为黥布者,亦自任也。”隗嚣始终不降。光武于是诛杀其子隗恂,使吴汉与征南大将军岑彭进围西城,耿弇与虎牙大将军盖延进围上邽。八月,因颖川、河东大乱,光武帝车驾东归。汉兵围攻月余,杨广战死,隗嚣身陷困境。其大将阿阳人王捷被困戎丘,登城向汉军喊道:“但为隗王守城者,皆必死无二心!愿诸军速回,请看我自杀以明志。”遂自刎颈而死。十一月,王元、行巡、周宗率蜀救兵五千余人赶到,出其不意,乘高突下,鼓噪大呼道:“百万雄兵来了!”汉军大惊,未及成阵,王元等已冲破包围,经殊死战斗,遂得入城,迎救隗嚣逃归冀城(今甘谷)。就在这时,汉军主力吴汉等因食尽退去,于是天水、陇西、安定、北地等郡复归附于隗嚣。

  建武九年(33)春,隗嚣因与东汉连年争战,受困日久,病饿交加,出城觅食,忧愤而死。王元、周宗立嚣少子纯为王。八月,汉遣来歙等攻隗纯。建武十年(34)十月,来歙、耿弇、盖延等攻破落门(今武山县洛门镇),隗纯及其宗族、将士皆降汉,陇右平定。

  光武帝建武十八年(42),隗纯与其宾客数十骑逃往匈奴,行至武威被捕,遭汉朝诛杀。

  史家论曰:“隗嚣援旗纠族,假制明神,迹夫创图首事,有以识其风矣。终于孤立一隅,介于大国,陇坻虽隘,非有百二之势,区区两郡,以御堂堂之锋,至使穷庙策,竭征徭,身殁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