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中共静宁县委、静宁县人民政府门户网
首页>走进静宁>成纪名人

李暠

发布日期:2016年05月31日 来源:县志办 作者:县志办 点击量:

0


  李暠(351417)。十六国时期西凉的创建者。字玄盛,小字长生,祖籍陇西成纪,汉“飞将军”李广十六世孙。广曾祖仲翔,汉初为将军,讨叛羌于素昌,素昌即狄道(今甘肃临洮),因众寡不敌而战死。仲翔子伯考奔丧,葬父于狄道之东川,遂安家于此。“《史记?李将军传》云其先自槐里徙居成纪,实始此也”(唐?李延寿《北史?序传》中语)。伯考长子名尚,“尚为成纪令,因居之,其后遂为陇西成纪人,故言李者称陇西”(宋?郑樵《通志?氏族略》中语)。暠祖上世代为西州右姓,高祖雍,曾祖柔,仕晋并历任郡守。祖弇,仕张轨(凉州刺史。十六国时期前凉建立者张寔之父),为武卫将军、安世亭侯。父昶,幼有才名,早死,遗腹子即玄盛。

  李暠少而好学,性格沉敏宽和,天资伟美,器度非凡,通涉经史,尤善文义。青年时代,勤习武艺,熟读孙吴兵法。

  后凉吕光末年(397),段业自称凉州牧时,李暠遂由效谷令进为安西将军、敦煌太守领护西胡校尉。李暠在敦煌,温毅有惠政,士民皆拥戴。399年,段业自称凉王,他听信了右卫将军索嗣的谗言,就让索嗣取代李暠为敦煌太守。李暠采纳张邈及其同母弟宋繇的建议,遣将至半途击败索嗣,嗣逃回张掖。李暠曾与索嗣结为刎颈之交,反为所陷,故深恨之。随即向段业条陈索嗣的罪状,段业就又杀了索嗣,并遣使向李暠致歉,遂分敦煌之凉兴、乌泽、晋昌之宜禾三县为凉兴郡,进李暠持节、都督凉兴以西诸军事、镇西将军、领护西夷校尉。

  东晋隆安四年(400)十一月,晋昌太守唐瑶传檄六郡,推李暠为大都督、大将军、凉公、领秦凉二州牧、护羌校尉。李暠自称凉公后,即派兵攻下玉门以西,建立西凉国,都敦煌。遂屯兵玉门、阳关、广田积谷,准备东征。

  当初吕光称王之时,曾遣使往于阗(今新疆和田一带)求购六玺玉,至此玉至敦煌,李暠将玉玺纳入郡府,并于敦煌南门外临水建堂,名“靖恭之堂”,在此商议朝政,阅兵演武。并将自古圣帝明王、忠臣孝子、烈士贞女的图象绘于堂内,李暠亲为序颂,以明鉴戒之义,当时的文武群臣也都绘图于内,又立泮宫,招贵族子弟五百人就读。

  隆安五年(401)九月,北凉内乱,其酒泉、凉宁二郡投降李暠,西凉国境由此拓展。义熙元年(405)九月,李暠迁都酒泉。他乘后凉吕氏灭亡之机,“兵无血刃,坐定千里”,全盛时疆域西至新疆葱岭,控制了西域。李暠素怀雄才大略,韬兼文武,众望所归,力图恢复前凉张氏基业。此时,南凉秃发傉檀占有姑藏(今武威),北凉沮渠蒙逊雄据张掖,鹰视狼顾,不断袭扰,李暠在积极防御、克敌致胜的同时,采取刚柔相济的外交策略,与之通和立盟。对内保境安民,劝课农耕,“深慎兵战,候时而动。”并以经史道德告诫子弟,要求他们修身克己,经世治用。其手令诫子书略云:

  节酒慎言,喜怒必思;爱而知恶,憎而知善;动念宽恕,审而后举;众之所恶,勿轻承信。详审人,核真伪;远佞谀,近忠正。蠲刑狱,忍烦扰;存高年,恤丧病;勤省案,听诉讼。刑法所应,和颜任理,慎勿以情轻加声色。赏勿漏疏,罚勿容亲。耳目人间,知外患苦;禁御左右,无作威福。勿伐善施劳,逆诈伪必以示己明。广加咨询,无自专用;从善如顺流,去恶如探汤。富贵而不骄者至难也,念此贯心,勿忘须臾。僚佐邑宿,尽礼承敬,宴飨馔食,事事留怀。古今成败,不可不知;退朝之暇,念观典籍。面墙而立不成人也。

  当此之时,群雄逐鹿,天下扰攘,中原纷披,河陇支离。李暠胸怀天下,忧民忧国,追慕古圣先贤,常思江山一统。他两度遣使间行到建康(今江苏南京),奉表东晋王朝,把安帝比作周天子,而以齐桓、晋文自喻。但江南、凉州相隔悬远,无从呼应支援,使他宏图未展,大志难伸,于是慨然著《述志赋》,其中有云:

  张王颓岩,梁后坠壑。淳风杪莽以永丧,搢绅沦胥而覆溺。吕发衅于闺墙,厥构摧以倾颠;疾风飘于高木,回汤沸于重泉;飞尘翕以蔽日,大火炎其燎原;名都幽然影绝,千邑阒而无烟。斯乃百六之恒数,起灭相因而迭然。于是人希逐鹿之图,家有雄霸之想;暗王命而不寻,邀非分于无象。故覆车接路而继轨,膏生灵于土壤。哀余类之忪蒙,邈靡依而靡仰;求欲专而失愈远,寄玄珠于罔象。

  李暠在位凡十八年,他在境内“息兵按甲,务农养士”,百姓安居乐业,保全一方净土。无愧一代英主,而让后世子孙向风慕义追尊也。他的辞赋寄情高远,意气纵横,慷慨激昂,凤翔云举。东晋义熙十三年(417)二月,李暠一病而终,时年六十七岁。国人上谥号曰武昭王,墓曰建世陵,庙号太祖。其子李歆继位,是为西凉后主。李暠临终前对顾命之臣宋繇说:“吾少离荼毒,百艰备尝,于丧乱之际,遂为此方所推,才弱智浅,不能一同河右。今气力惙然,当不复起矣。死者大理,吾不悲之,所恨志不申耳。居元首之位者,宜深诫危殆之机。吾终之后,世子犹卿子也,善相辅导,述吾平生,勿令居人之上,专骄自任。军国之宜,委之于卿,无使筹略乖衷,失成败之要。”

  元熙二年(420)七月,李歆不听臣僚劝阻,率步骑三万东攻北凉沮渠蒙逊,兵败于蓼泉,遂战死。蒙逊入酒泉,李歆弟李恂自立于敦煌。421年三月,沮渠蒙逊破敦煌,李恂自杀,西凉亡,西域诸国皆附于蒙逊。